<wbr id="twry1"></wbr>
        1. <sub id="twry1"><table id="twry1"></table></sub>
  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传媒网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浏览文章

          我们的康定情歌

          甘孜日报    2020年08月21日

             ◎郭昌平

             于是第二天我就致电我省的《天府早报》,希望他们能站出来,讨个明白。11月16日《天府早报》文娱新闻版即以大半个版的篇幅对此进行了讨论。为了实事求是的说明这个问题,我这里还是如实的将当时报纸的文章原文登载如下,供大家鉴别。

             这一天《天府早报》的通栏大标题是“一场音乐会抛出大悬疑”,下面的小标题是“《康定情歌》归属权再起波澜”,原文如下:

             郭昌平说:“这件事情,不仅康定当地认可,就是全国的音乐界也是认可的,前两年康定县政府还专程到北京向喻宜萱老师颁发了‘康定荣誉市民'证书”。

             第三小段是“质疑”,在这一小段中记者写道:“王洛宾一生之中从未到过康巴藏区,更没有到过康定,他又怎么收集得到这首歌呢?

             介绍完《康定情歌》的来历后,郭昌平说:‘大家就很容易知道了,《康定情歌》从创作到流传,从收集到配器,从更名到传播都很清楚了,其中并没有王洛宾编写一事。何况王洛宾一生之中从未到过康巴藏区,更没有到过康定,他又怎么收集得到这首歌呢?如果确实是王老先生收集整理的这首歌,那此后又是怎样流传开来的呢?就拿这次王海成签名出售的《王洛宾歌曲精选》一书,也没有将《康定情歌》这样世界著名的民歌选进去,不能说是粗心吧,想必另有隐情。这几年来,我们一直在寻找《康定情歌》的真正作者,但事实上这个人已经找不到了。通过我们的调查,《康定情歌》是康定的广大人民所写,经过后来的不断发展,才完善成现在的样子,它是属于我们四川人民的。’”

             在同一天同一个报纸的版面上,同时刊登了一篇记者电话采访王海成的文章,王海成是什么态度呢,不便评说,我还是将此文原文转载如下:

             这篇文章的标题是“王海成:《康定情歌》肯定姓王”,

             “记者随后拨通了王海成的电话,在电话的那头,一听到‘郭昌平’的名字,王海成立即提高了语气,‘你说的已经不是新闻了,这个人在六七年前就说过这件事了。我可以告诉你,他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。’

             记者(以下简称“记”):王海成先生,今天有个叫郭昌平的专家给本报打来电话,他指出《康定情歌》不是你父亲王洛宾的作品…

             王海成(以下简称“王”):你不用说了,我都知道你要说什么,我知道这个人,他早在六七年前就说过这件事了,我真的不了解,他为什么到处胡说八道呢?

             记:但从郭昌平给我们的资料看,他研究康定的民歌有很多年了,应该有发言权。

             王:首先我们抛开他找的所谓的证据是否真实不谈,我这样给你说,如果郭昌平是《康定情歌》某个作者的继承人,或者他找出了原作者,他怎么说都可以。但是,如果他办不到以上两点,我请他闭嘴。

             记:《康定情歌》的名字是怎么出炉的呢?

             王:我在《我的父亲王洛宾》书中说到过,当年父亲到甘南藏区即现在的九寨沟一带去巡回演出,听到一个马帮在唱这首歌,便觉得这首歌很美,就记录下来,并问这首歌来自什么地方?马帮告诉他,是康定传出来的。当时王洛宾不知康定在什么地方,于是改编成曲后就定名为《康定情歌》。

             记:能说说当初王洛宾改编《康定情歌》的情况吗?

             王: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父亲在编写民歌时多注明‘记谱’、‘译词’,那是因为当时他没有版权意识,那是种失误,在50年代后编写的歌才注释了‘编词曲’。父亲没有和任何人去争版权,人民喜欢他的歌是他高兴的事,他很满足了,人民也给了他很高的赞誉。作为王洛宾的后代,去维护父亲歌曲版权,是责任和义务。

             记:但郭昌平说,你在成都签售的《王洛宾歌曲精选》中为什么没有《康定情歌》,他认为其中肯定另有隐情。

             王:王洛宾一生中有1000多首歌,我们不可能把每一首歌都收集到一个集子里吧。告诉你,在2000年新疆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歌曲集《500年的歌――王洛宾的经典歌曲的创作》中,就有《康定情歌》。

             记:再过几天,郭昌平要到成都来,你愿意和他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这件事吗?

             王:绝对不会,我每天都在全国跑,况且,我为什么要与一个老是诋毁我父亲的人见面。现在全国上下,包括中央电视台,以及各大艺术院校的音乐教材上都认为《康定情歌》是王洛宾的作品。就算我一个人乱说,但不可能全国人民都在乱说吧”。

        2. 上一篇:雅江县唐代白狼国文物
        3. 下一篇:松茸,白云深处的精灵

        4. 成年片黄色电影大全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深爱网